中国领先的IT技术网站
|
|

对话微软CEO纳德拉:AI创造的岗位比它摧毁的要多

自上任微软CEO以来,萨蒂亚·纳德拉一直被认为是重塑微软的功臣。在接受采访时,他解释了自己重视公共云的原因、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,以及人工智能对保护主义造成的劳工流动的改善。

作者:网易智能来源:网易智能|2017-03-28 20:12


自上任微软CEO以来,萨蒂亚·纳德拉一直被认为是重塑微软的功臣。在接受采访时,他解释了自己重视公共云的原因、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,以及人工智能对保护主义造成的劳工流动的改善。

undefined

重塑微软的行动之一是云服务,其原理是什么?

在过去的三年里,我们在这方面所做的事情有三个主要部分。坦率地说,首先需要对目标感、身份认同感以及公司存在感有非常清晰的认识。

微软的诞生最初源自比尔·盖茨和保罗·艾伦为Altair开发BASIC语言。很明显,在技术层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但是在我们创造的微软文化中,目标感与身份认同依然是非常重要的。我们在做的事情既是“授人以鱼”,也是“授人以渔”,即把技术交到别人手里,让他们继续创造出新的技术。

这就是我对微软这个平台的看法,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。我们思考的是人,以及由人建立、又被人超越的制度。我们在全球框架下思考这个问题。

如果不是因为当我在印度长大时接触了微软的技术,我不可能走到今天。我们在思考未来。

但接下来我要说的这最后一点,也许是最重要的:技术的发展没有终点。真正重要的是去应用它,例如学生写论文,小公司提高生产力,大公司提升竞争力,公共部门提高效率等。这才是我们真正想看到的。这也是核心问题。

改变世界不仅仅是靠技术本身。当你满怀目标感,眼前要做的事就会变得非常清晰。

在当今世界,作为科技公司,你必须拥有先进的想法,要了解你想要创新的技术范式。这就是我所说的云计算优先和移动优先。

它不仅仅是关于设备的移动性,更是用户体验的移动性,它将涉及你家里的所有电子设备。即使在今天,我们也可以从众多创业公司中看到这一点。以物联网为例,从所有计算中获取数据的技术正在变得无处不在。如今,云计算将令移动性变得更加可行。

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为分布式计算的新趋势构建云基础设施,以及在全球范围内运营它。我们的全球业务范围比任何公司都大。我们比任何公司都更遵守法规,也拥有更多的数据。

Azure堆栈令我们加速了混合云的部署。这意味着信息是公开的。客户关心它,政府关心它。因此,这就是我们下的赌注,也是我们的投资,它能够真正成为新的推动经济增长的平台。

你对India Stack和印度的数字项目怎么看?

我必须说,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。India Stack旨在建立一个无需到场、无现金、无纸化的交易愿景,从根本上说,它将降低经济领域的交易成本,让每个公民、小企业和大企业都能从中受益。这是一个宏伟的愿景。我们致力于创新Office 365、Dynamics 365、Windows 10和Azure等技术,帮助India Stack项目利用我们所有的技术。

你认为印度在这一领域远远领先于其他新兴市场吗?

不同的国家做了不同的事情。但是我想说,印度对堆栈有一个非常全面的认识。

当然,这还只是想法,而你需要把它做出成果。而我所看到的印度,在这一领域的身份认证和交易量都是巨大的。印度在过去8至9年的时间里经历了超过两届政府,这表明印度在超越政党派别和政治选举结果之外,依然坚持实施India Stack项目。

随着人工智能的出现,印度开启了一场有趣的全民讨论,即普遍基本收入。既然印度需要提升就业率,那么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可能会是什么呢?

不要仅仅是对其分类或思考,如果能够在全球视野下关注人工智能,那么你会看到它将对经济带来巨大增长。印度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典范。但是从全世界来看,曾经4%的增长率如今降到了2%。因此,我们需要新的技术突破来恢复20世纪的增长水平。而人工智能将令我们获益颇丰。

问题是,一旦盈余产生了,它将如何被公平地分配?我回顾了工业革命时期,那时出现了劳动力和资本回报上的不平等,随后发生了工人运动。也是在那个时候推出了社会保障机制。我认为我们需要发展新的机制。我知道印度人在讨论“什么是普遍基本收入”。但是除了社会制度、技能,还有一种被经济学家称之为“劳动合成谬误”的东西,而它一直以来都被证明是错误的。在产业中所需的劳动力数量并不是固定的。我们需要的是不同类型的劳动力。

也许从制造业到服务业来看,这都是一个艰难的转型过程。作为雇主,你需要为创造出的这些新工作岗位培训新员工。你需要不断的学习和培训技能,不仅包含高端知识,也包含中等水平的技能,同时也需要用机器和人工智能进行职业培训。

但是表现得好像我们已经拥有了人工智能一样,又有些太夸张和离题了。最好是专注处理眼下的问题。

人工智能在印度有哪些应用呢?

安得拉邦政府利用人工智能识别出从高中辍学的学生,然后把这些生源用到更适合的领域。如今同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贾坎德邦和旁遮普。人工智能的确带来了好处,但同时我们也需要对政策和技能的转换保持谨慎。

你的意思是,历史证明新技术创造的就业岗位比它们摧毁的要多吗?只是我们不知道这些工作的本质是什么。

是的,没错。另外,历史还证明,如果存在一个不需要工作的世界,那么就无需讨论普遍基本收入这样的东西,因为即使没有它,盈余依然存在。那么,问题是人们要如何使用它?

我想说的另一点是,在印度这样的国家,将会出现以服务业为导向的经济,会创造出很多工作机会。而且有很多事情是人工智能永远无法做到的,比如向人类展现出同情心。

当人工智能大量出现时,真正的智能反而会变得稀缺,例如同理心和常识。到那时我们可以创造出需要这些真正的智能的工作。

你是否注意到劳工流动的情况,尤其在日益加剧的保护主义背景下?

在科技行业,很多人担心人才会流向美国……我的看法是,作为一个跨国公司,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在世界各地开展业务,并确保能真正为全球市场作出贡献。而针对印度的情况,我们并不是用最高或最低标准来衡量它的成功。

如果不创造就业机会,那么无论一个社会是处在金字塔的顶级还是底层,都无法实现稳定。而直接就业水平业是一个衡量标准。在微软周围的生态系统合作伙伴中,有就业机会吗?

我们没有理由成为寻租者。相反,我们必须创造机会。我们有超过1万个合作伙伴,他们的运营情况,他们如何创造就业,他们的商业模式演变等,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。我们如何在教育、卫生、公共部门、小型和大型企业中创造价值?这是核心问题。世界各国的劳动力流动情况将由每个国家的移民政策、贸易协定或保护主义来定义。每个国家都理应优先考虑自己国家的利益。

在印度就是印度优先,在英国就是英国优先,而在美国则是美国优先。而微软要做的是在所有秉持这一原则的国家,为他们创造机会。

美国拥有独特的社会体系,无论是你还是谷歌CEO桑达尔·皮查伊这样的人,都可以基于价值创造出优秀的企业。你看到这种变化了吗?

就像我说的,有两个核心原则是我一直牢记在心的。一个是我之前提到的,跨国公司在每个国家都拥有业务,而且要具备责任感,为当地创造机会。

另一个是真正接纳美国的价值观,毕竟我们是一个在美国起步的跨国公司,而美国的价值观一直是包容和多样性。美国是移民者的天堂。而我对这两个原则都深有体会。

第一个原则令我能够在印度接触美国的技术,使我有可能实现梦想。第二个原则,即美国开明的政策帮助我真正实现了梦想。我认为这些将会是我们一直要提倡的。

关于改变还是不改变的问题,我认为,美国的制度以及美国这个国家,将始终坚持这一持久的价值观,并将永远站在这一立场上。但是可能会出现一些政策变化。政府关注国家安全利益以及相关的移民政策是合理的。而我对美国梦以及美国开明的移民政策,尤其是高技术人才的引进,一直保持着乐观的态度。

你对印度某些陷入困境的独角兽公司有什么建议吗?

创业需要坚持。坚持,而不被任何事物动摇。人们经常夸大事实,而且很容易变得消极。不要被这两种情绪左右。我会建议这些公司把注意力集中在业务和客户价值上。

亚马逊前任高管、也是印度最大电商Flipkart创始人之一的Binny Bansal,也会在时尚界讨论同样的话题。他们如何才能在时尚界进行创新,以满足印度消费者的需求?这就是定义成功或失败的标准。拥有真正的技术规划、投资于正确的领域,获得最大的影响力、建立良好的伙伴关系,这些才是我想要关注的。印度的企业家们,他们的雄心、管理能力和技术能力都是世界一流的。

竞争只会让你更加强大。回想一下,印度企业上一次能够地与跨国企业平等竞争是什么时候?这本身就是一个突破。

印度的一些人已经开始提倡中国式发展政策。Flipkart和Ola的公开支持学习中国模式。对此你怎么看?

对印度来说,印度政府应该在印度优先的基础上作出政策选择。“印度制造”和“数字印度”是这个国家的两个很好的政策。因此,无论是本土企业家还是外国资本家,都将在这些既定政策的基础上提供服务。

以微软来看,我们在印度企业和公共部门组织的数据中心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。这里面有好处。如果在一个国家,外国资本的注入只是为了榨取租金,而当地政策却对此放任不管,那么这可能不是一个好政策。印度和其他地方的人肯定需要有这样的产业政策。

你将要出版新书《拥抱变革》(Hit Refresh),成了一名作家。这本书是关于什么的呢?

大多数情况下,商业书籍是在任期结束后写的。我思考的是在就任期间,要如何写出我对自己人生经历的思考,以及在微软实现革新的过程。在科技变革、地缘政治变革和微软文化变革这一激动人心的时代,作为一家跨国公司的CEO,我将如何看待世界的变化。这就是我写的东西。

我并不是被要求去写它。我还在思考书的其他内容。所以,让我写完再谈这个吧。

你一般向谁寻求建议?

我很幸运的一件事是,我身边有一群人可以给我提供建议,他们都是很好的导师。例如比尔·盖茨,我和他合作了很长时间,很少有人能像他一样在技术或非技术层面有长远的思考。但我也从其他CEO身上学到了很多。例如通用电气的CEO杰夫·伊梅尔特。作为跨国公司需要对全球业务负有责任感,杰夫·伊梅尔特对此有非常深刻的见解。

另外,领英的创始人之一雷德·霍夫曼,他深刻地思考了科技的发展趋势,同时也对科技的社会影响进行了探讨。还有印度超大型IT公司创始人之一南丹·尼乐卡,与他交谈和学习是非常有趣的,他在公共部门工作过,对政府的工作有了解。这些都与India Stack项目的成功有着很大关系。能够向各种各样的人学习是一种幸运。

对领英的收购进行得怎么样?

非常非常好。我们在2016年12月完成了收购,我很期待去访问我们在班加罗尔的领英团队。我们对这部分业务的发展感到非常兴奋。另外,在任何收购中,无论是Minecraft还是领英,我都会想到一点:微软能为对方带去什么独特的价值。而与Outlook/Office 365或Dynamic 365的业务整合,在任何专业人士来看都是很有价值的。

微软每天需要接触到10亿多专业人士,而领英正是联结这些专业人士的社交桥梁。我们对未来的创新发展感到兴奋,对领英以及LinkedIn Learning在技能培养领域的发展充满期待。

(来源/Economic Times 翻译/机器小易 审校/小ka)

【责任编辑:seeker TEL:(010)68476606】

点赞 0
分享:
大家都在看
猜你喜欢
24H热文
一周话题
本月最赞

读 书 +更多

精通Spring 2.x——企业应用开发详解

本书深刻揭示了Spring的技术内幕,对IoC、AOP、事务管理等根基性的技术进行了深度的挖掘。读者阅读本书后,不但可以熟练使用Spring的各项功...

订阅51CTO邮刊

点击这里查看样刊

订阅51CTO邮刊
× 学习达标赢Beats耳机